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我在湖边等着你

2019-07-05 11:07:06 来源:河源日报 林燕翔

  湖绿如璧,绿树莽莽,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在湖边奔跑着。

  “哎哟!”小女孩摔倒在湖边粗硬的沙子路上。

  “水妹,没事吧?”前面的男孩跑回来一看,没事,又撒腿跑了。

  “楷哥哥,等等我,等等我!”小女孩跟在后面喊着。

  “等等我!”喊着这句话的时候,若水一激灵从梦里醒来,此时,午后的阳光透过来,在她的发丝上镀出一层金色。

  这个梦若水做了无数次,梦里的情景一如她眼前湖边的景色。梦里的小女孩就是她自己,小男孩则是她心心念念的“楷哥哥”。

  “若水,若水,又发美梦啦。”直到一个声音响起,若水才猛然回过神来,一抬头,看到的是一顶硕大的斗笠,斗笠下是张略微黝黑年轻的脸,一双有神的小眼睛。

  “是邹书记啊,又想请同学来玩啊,还有几间房,去看看吧。”若水随手锁好抽屉,从桌面拿起一大串钥匙,示意年轻人跟她走。上台阶过庭院,房间隐在曲径回廊处。“桃花坞”是一家庭院式的民宿,依据错落有致的山形,盖了20多间客房,院内小桥流水,院外则是鸡鸣鸭叫,枇杷压枝,沿着门前的路一直走就到了湖边。

  邹书记是深圳到这里扶贫的驻村第一书记,也是“桃花坞”的常客。

  若水原名李水娣,是个秀气文静的姑娘,她嫌名字土气,一直告诉别人,她叫若水。她的家人在几百公里外的海滨城市深圳,来这里工作的之前,她跟父母曾经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:

  “那里又远,工资又低,你为何非去不可?”爸爸气急败坏地道。

  “一个女孩子单身在外,举目无亲,我们会担心的。”妈妈苦口婆心地劝。

  “那是我的家乡,我愿意守着家乡守着湖,这理由够充分了吧!”这是若水最后的杀手锏。

  是的,若水不算外地人,她的家乡就在桃花坞门前湖水的下面。听爷爷讲,上世纪50年代末,为了修建水库(也就是湖的前身),她爷爷和几万村民一起,移民出来,水库建成后,她的家乡就沉在水底,万顷碧波下面,就有她家的牛栏屋舍。

  其实,她也只说了一半,她在湖边工作,还是为了等一个人,一个在她心目中面目已经模糊的人,甚至,她忘记了他的名字,只记得他叫“楷哥哥”。

  水库移民故事很多,包括“回流”,就是迁出后不习惯当地环境又搬回来的村民。她的家和他的家,曾经就一起“回流”,一起在安置点做了几年邻居,垂髫的岁月里,他多次骑着“竹马”,在她面前摆弄“青梅”。

  后来,她随父母去了深圳,临走前的那个晚上,“楷哥哥”给了她一块石头,对她说:“长大了回来好不好?我在湖边等着你……”

  挥挥手,一别就是20多年。大学毕业,某天她收拾柜子,那块刻有她名字“水”的石头掉了下来,她蹲下身,握着石头发了半天呆。在家里爆发了“战争”后,她如愿来了湖边,当了民宿的工作人员。

  她心中一直期待某天,“楷哥哥”来到她的客栈,对她说:“嗨,水妹你好啊!”她要告诉她的“楷哥哥”,她一直在湖边等着他……

  “就这几间吧,这次有8位同学呢。”邹书记转头,一句话将她从回忆中拉回到了现实。

  “好的,我登记一下,邹书记谢谢您。”若水的感谢发自内心。近些年,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深入开展精准扶贫工作,使农村的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,乡村游蓬勃兴起,赏花摘果、钓鱼徒步,人来人往,煞是热闹,村里的房子越盖越漂亮,看到老家人生活得越来越好,若水感到特别欣慰。

  “桃花坞”就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建起来的,这个庭院式的民宿客栈很受欢迎。邹书记三天两头要来定房间给客人,这其中,很多是他深圳的同学和朋友。

  因为同样来自深圳,他们之间多了一份亲切和熟络,偶尔还会开开玩笑,但仅此而已。

  日子如插了翅膀,一晃好几年过去了,若水多方询问,“楷哥哥”依然杳无音信。“桃花坞”远离喧嚣,都市的兰膏明烛离得很远,夜晚降临,只有风吹过湖水的“哗哗”声和雨声敲打窗棂的“沙沙”声陪伴着她,当然,还有那块越来越光滑的石头。

  这段时间村里扶贫工作刚通过验收,邹书记心情很轻松,周末又准备在“桃花坞”接待一帮同学。他的工作成绩有目共睹,为村里做了很多实事好事,修桥修路,发动农户养鸡、种百香果,成立农业合作社,等等。而且他经常“颇有心机”地叫老同学们来玩,目的是让这些同学帮忙推销农产品。

  那天,3部黑色轿车缓缓驶入,车上下来5男3女,个个衣着时髦,看着邹书记和他们打闹的样子,看得出关系非常亲密。

  “楷,这就是你的家乡,好美啊!”一个眉目如画的女子喊道。

  “楷!凯?”若水当时一激灵,“你们谁叫楷?”

  “他,你们的邹书记啊!”一位女子回答道。

  认识这么多年,一直叫他邹书记,不知道他竟然叫“楷”? 若水手中的钥匙掉到了地上。

  “我叫邹远楷,我也是水库移民,后来一家人搬到了深圳,我是到了深圳才出生的。”邹书记笑盈盈地说道。

  如被人施了定身法,翻江倒海的回忆袭击了若水,她一下怔在了原地。

  “你是楷哥哥吗?我是水妹,我一直在找的人是你吗?”多年苦苦寻找,心上人原来就在眼前。若水的心快蹦出来,几乎是颤抖地“捧”出了那块石头。

  邹书记显然有点吃惊。看到石头后,他说,这是我哥哥喜欢的紫金黄蜡石,原来这些年你等的人是我哥哥,他一直“在湖边”啊!

  他在湖边,在哪里?

  第二天,“邹文楷”墓前,若水白衣白裙,眼泪随衣袂飘飞。那个热心公益,阳光帅气的男孩——邹文楷,28岁那年,在参加某次公益活动时,因一场意外而离世。如他所愿,他被葬在家乡,守护着他的湖,等待他的“水妹”。

  风过帘处水波兴,湖水依然充沛,润泽下游几千万百姓。多年后的“桃花坞”,若水和她的“楷哥哥”一起依然日复一日地守护着家乡,守护着这如璧的“湖”。
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风水宝地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 现金的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