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杀死一棵树

2019-07-16 10:21:31 来源:

□叶瑞芬

周丽怎么会成为杀死那棵树的凶手呢?那可是陪伴了她18年的一棵洋紫荆啊,它盛开时繁花满枝,花大如掌。平常则是一树常绿,成为鸟儿的栖息地。

怪只怪这棵树长得太茂盛太丰盈了。要不是这一场暴雨,实际上周丽也没想到,这场雨会下得这么大。那天正好是周日,午后她从慵懒的睡梦中爬起来后,准备去超市逛一逛。雨刚开始下的时候,她还觉得挺开心的,快3个月没下一滴雨了,天干地燥,嗓子眼冒火,大家都在期待着一场雨呢,就像期待一个远方久违的亲人。下吧下吧,她对着雨说,然后安心去逛她的超市。等到她把超市逛了个遍,想回家的时候,发现雨还没有停。不但未停,而且还带来了风。风雨越来越大,仿佛世界末日一样……

雨从下午一直下到晚上。这是秋后的雨啊,怎么比夏天下得还大呢?难道老天爷受委屈了?终于回到家,打开门的一瞬间,她傻眼了,刚才是满世界的雨,现在是满屋子的水,好像全世界的雨全部灌到她的家里来了似的。

“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常年出差在外的丈夫在电话里说。

用扫把扫,用拖把吸,用面盆装,用水桶运……一直忙活到凌晨,周丽浑身快要散架了。处理完屋内的积水,她又拿着手电筒独自爬到楼顶查看,原来是高过房顶的洋紫荆落叶把楼顶的下水口堵得严严实实的,这才导致楼顶的水溢过阁楼门槛,顺着楼梯直泻而下。

第二天,雨仍在下,她要上班,查找到居委会电话打过去。接电话的女人听了,态度很好,说收到了;第三天,雨仍在下,她仍然要上班,从网上查找到居委会的电子邮箱,于是写了一封信。信写得情真意切,只求帮忙给树“理理发”就好。过了半天,有邮件回过来,也是说收到了;第四天,雨还在下呀下,她有点抓狂,只好请了半天假,气势汹汹地直接跑到居委会。

“啊,一棵树啊,一棵树有那么严重吗?”居委会主任是一个温和的“眼镜男”,话说得慢条斯理。

周丽也没想到自己的情绪会失控,而且失控到跟那场久违的暴雨一样恶劣。想起自己跟雨水战斗了整整4个小时,从一楼追上二楼,从二楼爬上三楼,再转战天台,泼出去的雨水足足有好几吨吧?我整个家都被这棵树毁了,满满一屋子家具全部被水淹没了。我还得天天提心吊胆,害怕再来一场从天而降的滔天巨浪,换做是你,你受得了吗?

“眼镜男”拿纸巾擦擦眼睛,客客气气地说请周丽放心。

从居委会回来,周丽天天度日如年。面对门口那棵树,她既爱又恨。这棵树她看了18年,打从她嫁过来就已经长在那里,一直相安无事。她亲眼看着它从小树苗窜到了阳台上,再高过窗棂,然后跨上房顶。她觉得这棵树就跟自家的孩子一样,从小看到大。只是一直没人帮它修枝剪叶而已。她是真心心疼这棵树,可是她自问没有力气爬上那高高的树杈帮它修枝剪叶。

“你用开水浇死那棵树吧!”有人给她出主意。

“不不不,我做不出来。”听出一身冷汗的周丽从此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推开窗户,去看窗外的树,还好,树还好好地戳在那里。

这天,雨终于停了。下班回来的周丽发现街道上突然出现了一队人马。那是一支砍伐队,开着大卡车,穿着黄马甲,抱着电锯,不知从哪里杀将过来,正对着一棵又一棵路边的绿化树果断开战。树们一棵接一棵地被拦腰砍断,轰然倒下。

怎么会这样?周丽猛然觉得自己的小腿好像不是自己的了,哆嗦得不行。她想喊,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声音。等到她终于跑下去的时候,砍伐队已经团团围住了她家门前那棵洋紫荆。

“你们,你们这是要做什么?”周丽急红了脸,却又觉得自己心虚得不行。她的质问并没有阻挡住电锯的咆哮。或许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听见她的质问。人们笑着请她让开,仿佛这活计能为他们带来很多乐趣一样。

“不要砍,不要砍啊……”周丽再次呼喊着,张开手去护着树,可是伴随着她的求饶声,这棵树正被一下又一下地绞杀着,树身一圈一圈地矮下来,木屑漫天飞舞,带着浓郁的木材的清香洒了她一头一脸。

周丽沉默下来,紧咬牙关,木然地回到家中,哇一声大哭起来。

“是风的事,是雨的事!你们,你们跟一棵树过不去干嘛?”

没有人看见周丽哭,所有人继续斗志昂扬地向下一棵树走去。

后来,每一个傍晚,周丽外出回来,习惯地站到窗前发呆。她总能看见漫天彩霞,看见一树一树粉红的紫荆花,迄自开得恣意烂漫,芳香四溢。

可是,她不敢低头看,她知道低头看到的只有一个光秃秃的树桩,正无声地对着她喊痛。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阳明心学十讲:第八讲 无善无恶(下)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 现金的棋牌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