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频道

第三者

2019-07-17 10:29:48 来源: 袁有江

插画/小小

  她原是县城一家酒楼的收银员。个头偏矮,微胖,一笑起来,圆脸蛋上有两个小酒窝,跟喜剧演员贾玲似的。她来找我见工时,穿了一双鞋跟很高、很细的黑色皮靴,差不多跟我一般高。粉色高领毛衣外,罩着一件很短的猩红夹克,下面配灰色厚呢短裙,黑色丝袜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好闻的香气。她的眉眼间忽闪着明亮和无所谓。

  你好,你是王总吗?

  是。你是?

  我叫梁艳,是吴哥介绍来的。

  哦哦。我想起表兄的交代。看着她有点无措地摆动腰肢,我多问了一句,你在城里做得好好的,干嘛要来乡下啊?

  吴哥说这边正缺人,叫我来帮忙。她停止了摆动问我,你要我做什么工作?我学过会计。

  会计室文员。帮财务统计、审核订单。

  她点点头问,你们工资多少?

  试用期4500元,试用期满5000元。

  哇,这么高工资!她吃惊地叫出来。我的心里却在滴血。

  办完她的入职手续,我立即给表兄打电话汇报。他还没起床,不耐烦地打断我说,随便你安排,我知道了。

  我表兄吴迪其貌不扬,学历也不高。但他却是我们宁国镇少数有钱有势的人之一。当年,要不是表兄借钱资助我办厂,从中帮我协调各方面的关系,我不仅买不下破产的麻纺厂,也建不起现在的五金厂。如今,我借表兄的钱,虽然早连本带利还给他了,可这些年来,我一直没停止过“孝敬”他。人是应该懂得感恩的。但最近两年,我的生意江河日下,几乎无利可图。我觉得欠表兄的这份天大的人情,好像这辈子都还不完了。表兄不断给我介绍人,已经成了我沉重的负担。

  他介绍了书记的小舅子来当司机,他的女朋友来当收发员,镇长的表弟来当“厂长”,学的妹妹来当前台文员。这些人的背后,都印着我表兄的一张脸。“厂长”每月只来厂里两三趟喝茶。那位喜欢描眉涂唇的收发员,上班三天打鱼两天晒网。但看在表兄的面子上,我不仅不能约束他们,还要给他们开高薪。惹得厂里其他职工愤愤不平。可我无力将所有职工的工资,都提到他们几个的高度,只能忍痛割爱,看人上菜。

  今年账面上勉强打平,本以为表兄不会再折腾了。可是昨天,他又开口了,我只好再次答应他的“好意”。我跟财务主管苦口婆心地谈了一晚上,他表示愿意帮我保密梁小姐的工资。为了封堵财务主管的口,我又忍痛给财务主管,每月加了500元的工资。

  按下葫芦浮起瓢。梁艳来会计室上班没多久,老婆就跟我大吵大闹起来。不知谁告诉她,说我在厂里包养了一个小蜜。迫不得已,我只好告诉老婆事情的真相。嘱咐她,为了工厂的前途,我们暂时需要忍气吞声。待到有机会时,找表兄的“关系”,再将我的损失补回来。老婆听后半信半疑,但终归是不闹了,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安抚好老婆没几天,梁艳又不干了。她冲进我办公室,单刀直入地对我说,老板,我不想在你这里做了。

  为什么?

  因为你给的工资太高,他们为难我。

  这理由让我啼笑皆非,但也确实有道理。鹤立鸡群同样会让人觉得另类,难以自处。

  你给我这么高的工资,她红着脸说,是不是……对我有什么企图?我其实……早就是吴哥的人了。

  梁小姐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我说,你不是我们厂工资最高的。因为你的工作很重要,吴哥介绍在其次。我们工厂要发展,将来需要你这样年轻、有文化的人才,所以我……我有些语无伦次。

  她像是听懂了,想了想说,我不是什么人才。不然的话……

  不然怎么样呢?我问。

  你把我的工资降到2000元,我想和其他文员一样。我不想他们对我说三道四的。再说,我看了财务报表,你们基本……没利润。等你赚了钱,再给我们加工资吧。我不会跟吴哥说什么的。

  我暗暗为她的话感动。觉得她不仅快人快语,还是一位明事理的好姑娘。我表兄就是有女人缘,好女人他全占了。我说,这样也行,等你熟悉了工作,我提你为副主管,把工资再调高点。

  她扑哧一声笑了,说,会计室统共三个人。你让我管谁?这倒也是,她的职位,都是我硬挤出来的。

  那就暂时这样定吧。我忍不住对她说,谢谢你的理解。

  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。当晚,我接到表兄的电话。他狠狠地尅了我一顿。他骂我没个老板样,动不动就装孙子。他骂我不知道感恩,还骂我不懂得打狗看主人等等。他说得疾风骤雨,根本不容我插进半句解释的话。

  第二天,梁艳不辞而别。我知道后,给表兄发了一条很长的道歉信息。他一直没回复我,我开始惴惴不安。估计他还余怒未消。


编辑:梁轶伦
    上一篇:杀死一棵树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    数字报
    Top 现金的棋牌游戏